中國超高凈值人士畫像:64%受訪者使用家族辦公室

(原標題:中國超高凈值人士畫像:64%受訪者使用家族辦公室平均資產回報率11%)

經濟觀察報記者蔡越坤中國超高凈值家族是如何管理資產的呢?家族辦公室是財富傳承的首選嗎?家族信托可以信賴嗎?

1月8日,瑞銀財富管理、中航信托、惠裕全球家族智庫(FOTT)與CampdenWealth聯合推出《2020家族財富與家族辦公室調研報告》(下稱“報告”),揭開了中國超高凈值人士的最新畫像與家族財富保值增值的現狀。

報告顯示,當前執掌家族財富的這一代人的平均年齡為55歲,平均財富65億元,約64%的參與者表示,他們的主要財富管理工具是家族辦公室。

不過,關于家族財富管理痛點,一位受訪的家族成員表示,“盡管過去二十年來積累了大量財富,但對于如何建立相關業務或如何創造財富的討論并不多。在中國傳統上,對于財富的討論都是相當保守的,這一點已經根深蒂固。”

中航信托黨委書記、董事長姚江濤認為,家族財富管理除滿足客戶財富保值增值的基本需求外,還需要統籌規劃包括財富傳承、家族治理、家族服務、家族慈善等綜合服務。

平均財富為65億

該報告主要采用混合方法收集數據,通過財富持有者和家族辦公室網絡確定參與者,在2019年3月至8月期間,對76位家族成員、家族辦公室高級主管和家族財富管理人員進行了定量調查。

對于超高凈值家族財富你了解多少呢?數據顯示,報告所述家族的平均財富為65億元人民幣(9.43億美元),及家族辦公室的平均資產規模為42億元人民幣(6.04億美元)。

相比之下,在全球范圍內,平均凈財富為12億美元,及平均家族辦公室的管理資產規模為9.17億美元;在亞太地區,平均凈財富為9.08億美元,及平均管理資產規模為6億美元。總體而言,中國和亞太地區的數據相似,比全球同類數據低20%-35%。

就參與全球家族辦公室調查的中國香港家族辦公室而言,其平均財富和管理資產規模分別為10億美元和8.13億美元。因此,中國香港的凈財富數據相對接近亞太地區和中國內地的水平,而中國香港的管理資產規模大約高出35%。

此外,報告指出,當前執掌家族財富的這一代人的平均年齡為55歲。而且,相當一部分家族表示,他們在核心經營業務中擁有多數股權或完整所有權。五分之二的家族企業表示他們的企業已經上市。

那么,中國超高凈值家族是如何發家的呢?報告稱,29%的參與者表示,他們的家族財富起源于房地產行業,該比例是全球的兩倍,緊隨房地產之后的是非必需消費品行業(16%)和工業(13%)。此外,參與此次研究的大多數家族辦公室位于北京(38%),其數量幾乎是第二最受歡迎的城市上海(20%)的兩倍。其次是香港,占15%。

財富怎樣傳承和保值

那么,這些超高凈值的家族在如何進行財富傳承和增值呢?

報告指出,大約三分之二的家族使用家族辦公室服務,主要動機是財富保值。其中,主要財富管理工具是單一家族辦公(占比30%);商業聯合家族辦公室(占比16%),以及私人聯合家族辦公室和混合家族辦公室(各占9.2%)。維持家族財富是建立或加入家族財富辦公室的主要動機(占比47%)。

何謂家族辦公室呢?家族辦公室門檻多高呢?

報告顯示,本質上,家族辦公室是一個私人辦公室,專門負責管理擁有巨額財富的家族事務。因此,家族辦公室因各家族及其事務本身不同而各異。

家族辦公室主要有四種類型:單一家族辦公室(獨立于家族企業);單一家族辦公室(嵌入家族企業之中);私人聯合家族辦公室(由創始家族創建,并擴大到包括多個家族。辦公室歸家族所有,并為他們的利益而運營);商業聯合家族辦公室(由商業第三方擁有并負責為多個家族提供服務)。

除上述四個常見的家族辦公室外,還有虛擬家族辦公室。這是一個通常只有一兩個員工的辦公室,主要負責安排家族所需的絕大多數服務的外包工作。

家族辦公室最適合什么樣的家族呢?報告稱,整體而言,財富超過1.5億美元的家族更適合考慮是否要建立一個單一家族辦公室。另外,就單一/混合家族辦公室來說,其所服務的家族成員平均為三人,這與歷史上的獨生子女政策相吻合,并且受訪者表明,家族辦公室通常為直系家族成員而并非大家族成員服務。

平均資產回報率是11%

報告指出,在目前尚未使用家族辦公室服務的家族中,超過四分之三的家族表示有興趣建立單一家族辦公室(44%)或加入聯合家族辦公室(33%)。感興趣的家族中,有84%正在積極采取措施。

關于家族辦公室的投資資產類別,報告中也提到,家族辦公室投資比重最高的資產類別是固定收益(占平均投資組合的22%);私募股權占20%、房地產占17%、公開股票市場占17%。而90%的受訪者則考慮進行國際投資。

在過去12個月中,中國家族辦公室的平均資產回報率是11%。私募股權是表現最好的資產類別,直接投資的回報率為19%,基金的投資回報為15%。房地產表現也不錯,直接投資回報率為14%,房地產投資信托(REIT)為9.0%。

此外,受訪家族認為他們目前在業務管理中面臨的主要風險包括來自國內和全球的競爭(分別為53%和37%)和適應技術驅動的平臺(34%)。52%的受訪者還表示,中國的商業環境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但許多受訪者也同時表示,中國的商業環境同樣存在機遇。超過五分之四的家族表示,如果他們的經營業務風險來自某一特定行業,他們將會投資其他行業以降低這種風險。

關于對于2020年家族辦公室投資的預期,多個受訪家族表示,家族辦公室運營所在地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環境日趨動蕩,并且在未來5年內,環境將會發生巨大變化。過去20年左右的全球化進程,其出現逆轉的可能性提高了數倍。

一位家族辦公室高級管理人員解釋說,“我對未來12個月并不樂觀。全球經濟陷入困境——歐洲主要經濟體、日本和美國經濟都在放緩,而一直作為全球增長引擎的中國經濟亦是如此。此外,決策者可使用的工具有限。我對此非常謹慎。”

盡管很多家族認為經濟即將下行,但有些家族對其投資機會仍相對樂觀:“當然,即使在未來12個月中,估值方法也會有所發展。但是,經濟下行本身、政府干預和快速變化的技術也將帶來機遇。”

標簽: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
    熱門
    最新推薦
    500彩票网快3 山西快乐10分一区二区 南宁配资 黑龙江36选7中奖规则表 炒股行情 快三口诀逢3下15 福建十一选五app 辽宁35选7综合版 贵州今天快3走势图 江苏体彩7位数官网 北京赛pk10app 股票趋势线分析案例 股票成交价格怎么确定 支持国信 湖北福彩快三投注技巧 泳坛夺金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快三往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