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們不愿接班?中國家族企業集體面臨代際傳承

(原標題:富二代們不愿意接班怎么辦?中國家族企業集體面臨代際傳承)

經濟觀察網胡群/文中國當代第一代企業家即將退出商海。

“當前執掌家族財富的這一代人的平均年齡為55歲,55歲以上人群占比超過一半,他們正在考慮財富的傳承規劃,這與目前全球正在經歷的重大世代過渡趨勢相符”。1月8日瑞銀財富管理(UBSWealthManagement)、中航信托(AVICTRUST)、惠裕全球家族智庫(FOTT)和CampdenWealth聯合發布的《2020中國家族財富管理暨家族辦公室調研報告》指出,在參與調研的家族中,45%的家族凈財富超過50億元人民幣,平均凈財富約為65億元人民幣(約合9.43億美元)。

但是,這一人群正集體面臨退休難題:家族二代是否愿意接班、如何制定接班規劃?家族財富能否得以傳承、如何打破富不過三代的魔咒?家族企業股權結構是否會發生變化、如何傳承安排?家族企業是否需要現代化管理、如何引入外部職業經理人?家族精神能否傳承延續?等等。

“中國家族企業面臨批量代際傳承的這一歷史時刻。”1月9日,阿拉丁家族辦公室總裁柏瑞敏在阿拉丁家族辦公室主辦的家族資源平臺啟動發布會表示,中國雖擁有五千年的燦爛文明,但幾乎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百年家族、百年老店。改革開放以來,一大批敢于拼搏、與時代同行的創業企業家涌現,他們緊隨改革開放的歷史步伐,經過了幾十年的打拼,目前已創建了一個特殊群體——中國家族企業。

“全球超過一半的億萬富豪都是瑞銀的客戶,在亞洲每5位億萬富豪當中,3位和瑞銀建立了聯系。”瑞士銀行(中國)有限公司行長張瓊稱,家族辦公室肯定是幫助管理跨代財富一項有效的工具。

但是,中國人首次經歷家族傳承,與歐美及日本的代際傳承不同的是,他們已探索幾十甚至數百年,中國需要探索出一條適合中國家族企業傳承和發展的道路。

“家族傳承不僅需要最頂級的專業平臺去協助解決,也同樣不可簡單分割、碎片化解決。家族辦公室正如一個集各項專業資源于一身的家族綜合管家,有自身的金融本業,也有廣闊的家族資源平臺,做家族所需專業資源的提供者和統籌者,這也正是阿拉丁家族辦公室的定位。”柏瑞敏稱,家族辦公室從滿足家族全面需求出發,在為家族客戶提供自身聚焦的金融專業服務的同時,著力搭建家族資源平臺,為家族客戶提供非金融領域的綜合家族服務。以嚴格的篩選、評審機制,整合不同細分領域的頂級資源,在保護家族隱私的同時,為客戶量身定制一攬子需求方案,共同服務于家族企業客戶在法律咨詢、稅務籌劃、教育留學、健康管理等方面的綜合需求。

“本質上,家族辦公室是一個私人辦公室,專門負責管理擁有巨額財富的家族事務。”《2020中國家族財富管理暨家族辦公室調研報告》指出,當前“家族辦公室”的概念在中國還處于萌芽狀態,家族辦公室與其他財富管理或家族企業實體及超高凈值人士之間的界線常常是很模糊的。有關家族辦公室和家族信托的規則和法規制定工作才剛剛起步。

隨著中國經濟體量的不斷增長和財富管理行業的發展,將有更多家族以及超高凈值人群從高科技、高端制造以及傳統行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誕生,家族辦公室這一新興行業,必將以更快的速度崛起,并更好滿足家族在財富管理與傳承、頂層設計、二代教育、法稅規劃、慈善公益等諸多方面的需求。

上述報告進一步指出,參與調研的大約三分之二家族使用家族辦公室服務;主要動機是財富保值。在目前尚未使用家族辦公室服務的家族中,超過四分之三的家族表示有興趣建立單一家族辦公室(44%)或加入聯合家族辦公室(33%)。在感興趣的家族中,有84%正在積極采取措施。

“我們預測未來10年中國家族辦公室將管理超過20萬億人民幣資本。”惠裕全球家族智庫(FOTT)創始人、《家族辦公室》雜志總編范曉曼稱,維持家族財富是最初促使家族建立或加入家族辦公室的最普遍核心原因。其次是將辦公室作為投資平臺,及作為交易和投資平臺。

美國通用汽車創始家族,凱特琳家族第五代繼承人,同時也是阿拉丁家族資源平臺合作機構凱初合創集團創始合伙人GrantKettering表示:“今年是我們凱特琳家族辦公室成立104周年,如同阿拉丁家族辦公室一樣,我們已經建立了完善的服務供應商的平臺,以確保家族各項事務可以順利達成。我們每年會花費大概1.5%的家族凈資產在家族服務平臺上,覆蓋從財務管理到投資外包,從盡職調查到傳承規劃等服務項目的采購。因為我們家族成員不具備管理全球投資并實現代際傳承所需的全部知識,而這需要有超強技能的專業人士。”

尋找人才和服務提供商也是中國家族辦公室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

《2020中國家族財富管理暨家族辦公室調研報告》指出,除了建立家族辦公室結構位列第一挑戰(占35%)之外,招聘外部人才(21%)和尋找經驗豐富的服務提供商(也占21%)面臨的中心問題。家族非常關心外部員工是否忠誠并創造價值。

大多數參與調研的家族表示,整體而言,他們很難找到外部服務提供商特別是綜合服務提供商。一些家族解釋說,這可能是因為市場上存在大量經紀人,但卻沒有公司為經紀人的能力提供建議,也沒有公司為特定交易的最佳服務提供商提供建議。隨著財富和權力的轉移,這些情況可能會發生重大變化。有人受訪者表示:“第二代通常在國外接受教育,并且英語流利,他們通常具有一些專業的工作經驗。他們可能擁有不同于父母的期望,并在服務提供商方面有更多的經驗和信任。”

上一篇:中國"徒弟"進化太快 外資零售巨頭為何紛紛敗走 下一篇:返回列表
標簽: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
    熱門
    最新推薦
    500彩票网快3 福建36选7机选 股票调出融资融券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 东南配资 广西11选五5手机版走势图 新希望股份股票行情 黑龙江体彩6 1走势图 手机股票软件排行榜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东土科技股票股吧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爱彩乐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彩 快乐8是不是骗局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甘肃五天11选5开奖记录 四川快乐12任五遗漏